我们为什么要做好连

我们希望能通过连通手机和非触摸屏幕,带来更舒畅的交互体验和完善的生态支持,以促进这些屏幕的智能化

嗯,终于到广告环节了。在表达我的激动之情之前,先梳理一下之前的结论:

  1. 智能化的基础之一在于足够的交互带宽保证
  2. 智能化以屏幕(而不是平台)为对象,有其适合呈现的内容和使用的情境
  3. 每一块屏幕都会被智能化,因为这是人的心理映射使然
  4. 一块屏幕一开始没有生态支持,需要从其他屏幕“借”到合适的资源来支持初始的发展,而后会开始探索自己的道路

继续阅读“我们为什么要做好连”

再看曾李青定律

产品、公司、产业的价值不仅仅有网络效应的平方率,还有“距离”的平方率,包含时长、速度、界面、内容四个关键因素。

曾总是我的投资人,这里就不多说赞的话了。他2014年10月的时候提出了曾李青定律(幻灯片在这里),对梅特卡夫定律做了进一步阐释:产品、公司、产业的价值不仅仅有网络效应的平方率,还有“距离”的平方率。这个“距离”并不是传统的物理距离,而是信息社会中的时长、速度、界面、内容四个关键因素。

距离的关键因素
距离的关键因素:连接时长、速度、界面、内容

继续阅读“再看曾李青定律”

内容与交互带宽

只有当交互技术和设计的发展,提供了足够高的交互带宽和足够低的交互成本的时候,与之对应的内容和服务才能被生产和消费。

任何一块计算屏幕能成功的话,都会在其适合的场景为用户提供合适的内容和服务。因为只有内容才满足用户的需求,服务才能解决用户的问题。其它的都是为了更好更快捷更低廉的提供和消费这些内容和服务罢了。

内容和服务才产生价值,而交互等只是成本,本身是不直接产生价值的(但并不代表没有价值)。
继续阅读“内容与交互带宽”

屏幕、交互带宽和VR

屏幕大小直接决定了使用情境、交互方式、价值和形态等

我们在上一文《先谈谈屏幕》中提到:

对于用户来说,屏幕就是交互界面,几乎等价于计算设备。这个关联是如此强,以至于当用户看到一张屏幕,就会假定它背后有计算能力,会猜测可能有和环境、世界相关的感知和连接能力。

而屏幕和屏幕并不一样,其大小直接决定了使用情境、交互方式、价值和形态等。
继续阅读“屏幕、交互带宽和VR”

先谈谈屏幕

本来标题是《屏幕、内容、交互场景和VR》,临时先写屏幕吧,毕竟这么主要。

本来标题是《屏幕、内容、交互场景和VR》,临时换了,因为在之前 MindStore 众测时,一位叫马丁的朋友提了一个问题:

目前人机交互的重要应用地方除了计算机外,还有什么领域?

这确实是个好问题。我的回答是:

  1. 所有需要人参与的地方,都是人机交互的发展点。
  2. 人机交互在计算机相关的领域发展更快,作用更显著。

第一点不难懂,第二点为什么?
继续阅读“先谈谈屏幕”

智能化和信息带宽

回到基本点:什么是智能化?

最近的《星球大战 • 原力觉醒》中又看到了“年迈”的 R2D2,和淘宝上卖的 R2D2 的垃圾桶相比,谁更智能呢?

首先一个非常重要的问题:对用户来说,怎么是智能的?

这问题可能有很多角度来看,比如能不能安装 app,处理速度如何,有没有云的支持等等。然而当我们把这些设备都当成一个个的黑盒子看待,可能回归到最本质的思考。

继续阅读“智能化和信息带宽”

虚拟现实、交互带宽、智能化和好连

这些看似没有什么联系的东西,其实大有说头

每次朋友问好连是什么的时候,我都说“通过交互的革新来促进各种设备的智能化”。说多了,自己也搞不清楚了。不如在这里写下来,也算是对自己的思路的一个梳理。

照规矩,先说结论:

  • 智能设备,能从合适的地方获取到足够量的合适信息,并将处理过的信息以合适的方式反馈到合适的地方
  • 是否“智能”并不是非此即彼,而取决于用户的感受
  • 信息的带宽越大越成熟,用户感受越智能。主要难点在交互带宽
  • 人以视觉为主要认知手段,所以一般屏幕是交互的中心
  • 不同的屏幕,情境、承载的内容和使用的交互手段都是非常不一样的
  • 每一块屏幕一开始都要依赖之前别的成熟屏幕的生态圈,之后的发展就分化了

说得这么枯燥,真是不负我理科男的属性啊。不知道接来下能不能用比较有趣易懂的方式写出来。

这里要多说几句的是虚拟现实,也就是那些跟风的人常说的 VR 。只是现在市场理解的 VR 还是当年我刚进科大时候玩的 360度摄影,或者是什么时候谷歌把某东西开源了,中国就出来一批自主研发的产品出来给国人争面子。但我还是要说,VR 确实是未来。

  • VR 极大的拓展了人机交互的带宽,主要是与显示相关的带宽
  • VR 目前最大的问题在于没有合适的适合输入的交互带宽

好连的本质,也就是通过把成熟的交互高带宽的屏幕(智能手机)嫁接到待发展的交互带宽低的屏幕上(远距离屏幕,如电视、VR),获得成熟的生态圈的支持,并发展出相适应的情境。

哎,还是好枯燥。
接来下写一点有意思的例子和思考吧。

思维快餐外卖

既然时间那么宝贵。以后提炼一点鸡精,交给大家做 take-away,也是挺不错的一件事情。

有反映说我写的意思很晦涩,不容易懂,可能写的更明确会更好。所以这里我先整理一下:

相比外表 我们更关注内心
这篇主要想说,如果关注有实质性价值的内容的话,其实形式并不重要。但我们作为凡人,还是容易被表面的东西所吸引。

打高尔夫装逼这一套,过时了
这篇说了好多事情,几乎每段一个观点:

  • 很多事情只要做了,也就没有想象的那么难
  • 很多看上去简单的事情,做了才知道不容易
  • 专注很重要,诱惑常相伴
  • 谦逊一般有厚重的功底支持
  • 鸡汤的道理都是牵强附会

我从未感受到如此强烈的惶恐
无他,人到三十的内心惶恐而已。

其实也怪不得大家在这个功利时代缺乏耐性。时间不等人,“天下武功唯快不破”,野蛮生长最重要等等,已经成了互联网人的家训。对于更多的大众而言,也没有什么心思和精力去咀嚼思想大餐。他们需要的,是被处理过磨成粉已经体外消化过了的“edible food-like things”(像食物的可食用品)。一看就能懂,一看就有结论,一看就能生搬硬套在自己的某个事情或者人上。

既然时间那么宝贵。以后提炼一点鸡精,交给大家做 take-away,也是挺不错的一件事情。

打高尔夫装逼这一套,过时了

所以让我们写关于高尔夫的博客来装逼。#虽然写博客也一套这也过时了#

这一刻我在打球的休息间隙,开始下笔。尽管深圳变天,貌似有第n次入冬成功的迹象,我依然不太怕,浑身打热了,也就不怕冷风嗖嗖了。很多事情一开动,其实还挺简单的。都被开头那点难吓怕了,很多人不敢开始,也就无所谓结果。所以很多时事英雄,当初也多是被逼上梁山开干的。成的装逼败的装孙子,前者谁不会啊,后者谁敢说会啊。

不过,很多事情做起来也没有看上去的容易。我第一次打高尔夫的时候就下场了,然后就被教育了如何做人。看上去抡起杆子就可以来的运动,不但打了几杆子就开始累了,就需要休息了——比如此时的我——甚至抡起杆怎么也打不中球。开始不容易,要做好一件事也不容易。如果都容易,成功还那么有吸引吗?

而且高尔夫很能陶冶性情。试试一心二用看看?很可能又打不到球了。所以在刚才开完小差打飞的几个球之后,我又平复了被诱惑的心灵,忘记了不远处打位上的那个白色短裙包住的性感臀部。嗯,据说男人成熟的标志,是开始能抵御诱惑,而不是把目光从脸部转向胸部再转向臀部和腿部(哼,才不是这样下流的呢)。

其实我也曾以为,打高尔夫嘛,这么简单的运动,纯属人为装逼。后来发现,缺少了平常心和好奇心,会错失多少体验。直到陪着家中领导下了次场,才知道挥一挥杆,远没有想的那么容易。每一次练习场,都打不完两百个球却已经精疲力尽的我,也没有了装逼的底气。很多东西,局中人总是更容易比看客谦逊。

而且谦逊很多时候是牛人的特权。我入门的时候有两位教练,一位牛逼哄哄,教我怎么打怎么打,甚是严厉,动作分解注意要点七七八八,不过事后也没记得什么;一位倒是来自瑞典的金牌教练,做这个动作的时候心里想着什么,做那个动作为什么要想画圆一样,说话简单形象也和蔼可亲。知其然和知所以然的差别,就在于此;自己会,和能教会,功力也天差地别。没有反复证明自己的心理需要,才能放下自己,关注于他人,转换立场和视角,然后有一份厚重的谦和。

所以人还是要追求卓越的,至少在这个过程中的蜕变,给了人成长的机会。不但要去学,要去悟,还要坚持。用体育术语说,就是反复的合适练习带来正确而深刻的肌肉记忆。做一个看客,评点这里手高了那里腿分太开了,也是不难的事情,可是做起来,也就不再是路人诸葛亮了。有一次和创业老友夜宵扯淡,互相指点江山之后,发现大家都是行动的矮子,无非我更矮一点而已。

所以不少人说:喝了许多的鸡汤,依然过不好这一生。其实上面说了那么多道理,要说是打球悟出的,纯粹是……古人借物抒情,我就这么借物扯个蛋,扯的蛋疼了,就写下来警示后人(其实连自己也警示不了,纯装,勿拆穿)。

P.S. O2O就别扯淡了,看起来就像是中间折了的蛋……

2015-11-25 21.06.47